錯誤
  • Unable to load Cache Storage: database
  • Unable to load Cache Storage: database
  • Unable to load Cache Storage: database
  • Unable to load Cache Storage: database
  • Unable to load Cache Storage: database
  • Unable to load Cache Storage: database

跪拜孔子又何妨?

列印
PDF

齐义虎- 《侨报》2012年8月26日

近日,著名学者秋风在孔子家乡曲阜举办了儒家文化夏令营。期间,他带领营员拜谒孔庙和孔林,并行跪拜大礼。没想到,跪拜照片在网上发布后,引起轩然大波,很多情绪激动、怒不可遏、无端联想、上纲上线、大加挞伐,甚至发展到人格侮辱、人身攻击的地步。更为讽刺的是,恶毒咒骂秋风者,大多以追求自由民主相标榜,自扇耳光,颇为吊诡。

一群儒家信徒跪拜儒家圣人,这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,就像基督徒跪拜耶稣、佛教徒跪拜释迦牟尼佛一样,外人岂有说三道四的资格?这个跪拜事件之所以引起争议,从自由派歇斯底里的叫嚣中可以看出主要有两个原因:一是跪拜礼仪本身对于平等人格有损,有自我屈卑的奴性之嫌;二是孔子乃封建教主、专制余孽,不配受人礼拜,拜孔子就是不自由。从这两个似是而非的理由中,我们可以发现现代人的魔障有多深。

跪拜是中国的传统礼仪,已有几千年的历史,主要是向对方表达一种恭敬之意。即便到了现代,遇到过年过节或清明扫墓的时候,一般人家也还会给父母、祖父母等磕个头,给逝去的先人磕个头。我们通常所说的拜年、拜寿、拜祭,都有一个拜字,从拜字的本义看,拜一定是和跪联系在一起的,不跪就不叫拜。这与古人席地而坐的习俗有关,至今日本、韩国都还保留着这种生活起居方式。简单地把跪拜和奴性联系在一起,不是出于无知就是别有用心。

现代人一般使用的是握手礼和鞠躬礼。握手的本义是说彼此手里空空,没藏有武器,以此表示友好。鞠躬是向对方低头,表示恭敬。跪拜则是双膝下跪再低头,其恭敬的程度自然比鞠躬更深了。如果说跪拜礼有奴性之嫌,照此逻辑,握手礼岂不是有猜忌之嫌?鞠躬礼岂不也有“摧眉折腰事权贵”的谄媚之嫌?若是这些交际之礼通通要不得,今后两个人见面是不是应该彼此腆着肚皮、鼻孔朝天、谁也不理谁才叫人格独立呢?把这种贡高我慢的自以为是当作人格独立,这再次证明了国内绝大多数自由派的山寨货色。

跪拜有三种,有违心之跪,有假意之跪,有诚悫之跪。违心之跪迫于威逼,但奴其体不能奴其心;假意之跪屈膝献媚,内外皆是奴才嘴脸;诚悫之跪发自本心,以此表达其恭敬、感恩、谦逊之情。跪其所不当跪,那才是奴才、懦夫;跪其所当跪,更显铮铮铁骨、大丈夫本色。中国素为礼仪之邦,礼之真义正在“自卑而尊人”。现代自由派打着人格独立的幌子,摆出的却是缺乏教养的自大狂的丑态,躲在一个光秃秃的小我里自恋陶醉,不知感恩、不知谦卑、更不知敬畏。孔子曰:“君子有三畏:畏天命,畏大人,畏圣人之言。”君子正因其有所畏敬才成其为君子,小人则以其无法无天而成其为小人。

大陆的自由派普遍患上了神经质臆想症和受迫害强迫症,一听到孔子二字便条件反射式地咒骂絮叨起来。如今昔日的自由主义者秋风竟然跪拜起孔子来,这不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吗?可在他们气势汹汹的背后,除了无知的敏感而外,其实空无一物。从新文化运动的打倒孔家店,到文化大革命的批儒批孔,这种逢传统必反的心态已经成了不必经过思考的本能。这群文革的所谓批判者其实正是文革思维的孝子贤孙,文革余孽原来在此呀!

孔子生在二千五百多年前,以一己之力整理六经、开创私学、垂教后世,被历代尊为大成至圣先师、万世师表。即便后世统治者对于孔子学说有所利用,那也是该帝王之错,而非孔子之错。无胆或无力进行细致的历史批判,却拿孔子来做替罪羊,难道这就是自由派的公知气概吗?自由派口口声声捍卫个人的名誉权,可孔子的名誉权又有谁来捍卫?孔子不曾有负于今人,其教化反倒泽被后世,我们给夫子磕个头,难道不应该吗?如此忘恩负义、恩将仇报、欺师灭祖、非圣无法,难道这就是自由派津津乐道的人格吗?大陆的自由派,欠孔子一次忏悔、一声道歉、一个响头!中国的自由主义只有开始正视本民族的历史和传统、敢于批判美利坚神话的时候,才会真正成熟起来。

微博网友“尤乐山水悟道”说:“父母养育之恩,报之以跪拜,何罪之有?大道主宰亘古,敬之以跪拜,何格之降?悟道千难万难,先师点化至悟,谢之以跪拜,何过可责?那些发神经病者,历历在目皆是痴顽自大狂。或曰感激不用跪拜,一般人无可指责,然而儒者以大礼示至诚尔。”其实不光儒者,每个人都应该报三重恩:天地之恩,父母之恩,君师之恩。非此便是忘恩负义之小人。看来“天地亲君师”的牌位有必要重新立起来,以克制现代人自高自大、唯我独尊的坏习气。全民习礼,熏育教养,正可自恢复跪拜之礼始。

 

“ 跪拜” 還有多文:

【邵建】学会尊重那些让我们“反感”的权利

【秋风】我为什么跪孔子

【涂子沛】不应恢复跪拜礼

【三刀柔情】尊孔何必要跪拜

【孙立群】站起来不容易,何必又跪下

【李铁】更传统 更现代

【齐义虎】跪拜孔子又何妨?

編者:我們對跪拜是有分別心:如下圖,希望他們有機會站起來,永遠不用跪求!多多跪拜神明,重拾敬畏心;多多跪拜孔子,尊師重道,找回道德;多多跪拜父母,父慈子孝,有個温馨家園!

上網人數

joomla statistic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