錯誤
  • Unable to load Cache Storage: database
  • Unable to load Cache Storage: database
  • Unable to load Cache Storage: database
  • Unable to load Cache Storage: database
  • Unable to load Cache Storage: database
  • Unable to load Cache Storage: database

北京國家历史博物館前孔子九五之尊鑄像議

列印
PDF

水泊放翁-曹景官(字卓舟,号水泊放翁,笔名景观。山东人,先后毕业于蚌埠化校、北京大学技术物理系,1983年由部队转业深圳,现已退休。曾发表“中国教师节恢复为孔子生日刍议”,收入香港孔教学院研讨会论文集)

 

岁次庚寅十一月吉日,西历二O一一年元旦,北京国家历史博物馆北门前竖起孔子九五之尊铸像,长安大街熠然新辉,观拜络绎。可叹者,左派幼稚病们误为箭指领袖,是可忍孰不可忍;右派散贱陋腐儒辈当做反毛利器,几得意忘形般街舞。此皆大谬者也。天下之人,苟能体此创意,尊孔子“天下为公”之教,上下、父子、兄弟、夫妇各行其道,则纲常立而百度张,礼乐兴而风俗美,比屋可封,四海永宁矣。

孔子乃人类社会有史以来最伟大思想家、政治家、教育家,首倡“天下为公”的“大同”和谐社会,千百年来,从天子以至于庶人,无不顶礼膜拜,更是历代志士仁人为之前赴后继之最终目标追求。东南亚孔子文化圈形成有赖孔子,越南奉为“文明之师”,日韩更是视作神明;西洋则位列美英评选世界十大思想家、一百历史名人之首,尊为启蒙运动守护神、道德宗师。毛泽东由儒启蒙,饱览史鉴,熟读经书,少萌壮志,尤重《水浒传》。得康南海《大同书》,语之曰:“大同者,吾人之鹄也”,两拜曲阜孔庙(1919、1952年),一登水泊梁山(1919年),意在“替天行道”也。两子寄读上海,幼稚园名曰“大同”,两女名以敏、讷,取诸《论语 里仁》子曰“君子欲讷于言,而敏于行”。今之孔子学院五百所之设遍于诸国,国内亦国学热蔚然成风。何载?吾中华泱泱大国,近代以来,废科举,屏诗书,人文不继,列强瓜分,西风东渐,人心不古。眼下则有令不行、禁不止之虞,贪官污吏、假冒伪劣、官商勾结、匪患盗贼祸国殃民;学术造假、论文抄袭、拜金主义、崇洋媚外斯文扫地。国际知名学者季羡林叹曰:中国有史以来,从未有过如此之怪现状,已达集民族劣根性之大成之地步。而今刑不为不重也,法不为不多也,然刑法重且多而不能胜,乃由无礼也。先世曾有之,《尚书大传》有刑难制胜于伤风败俗之记载。乱状不亚于“周室微,王道绝,诸侯力政,强凌弱,众暴寡,百姓蘼安;莫之纲纪,礼仪废坏,人伦不理”(《韩诗外传》五)。礼者,天之经、地之义、人之行也。子曰:“国有道,虽加刑,无刑也;国无道,虽杀之,不可胜也”(《春秋繁露 身之养》)。

以孔子人格魅力感召国人,移风易俗,时不我待。儒家文化者,中华文化之核心;先师孔子者,中国文化之代表。

孔子的理想:所扬者大同社会之公,“大道之行也,天下为公。选贤与能,讲信修睦。故人不独亲其亲,不独子其子。使老有所终,壮有所用,少有所长,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。男有分,女有归。货,恶其弃于地也,不必藏于己;力,恶其不出于身也,不必为己。是故谋闭而不兴,盗窃乱贼而不作。故外户而不闭,是谓大同”;所恶者小康社会之私,“今大道既隐,天下为家。各亲其亲,各子其子,货力为己,大人世及以为礼”(《礼记  礼运》);

孔子的政绩:“孔子初仕,为中都宰。制为养生送死之节。长幼异食,强弱异任,男女别途,路无拾遗,器不雕伪。为四寸之棺,五寸之槨。因丘陵而坟,不封不树。行之一年,而四方之诸侯则焉”、“由司空为鲁大司寇,设法而不用,无奸民”(《史记  孔子世家》、《孔子家语  相鲁》)。

孔子的教学:孔子周流海内,再干世主,如齐至卫,所见八十余君,委质为

弟子者三千人,达徒七十人。七十人者,万乘之主得一人,用可为师,不为无人(《吕氏春秋  孝行览  遇合》); 孔子弟子七十,养徒三千人,皆入孝出悌,言为文章,行为仪表,教之所成也(《淮南子  泰族训》);

孔子的人格:饭疏食,饮水,曲肱而枕之,乐亦在其中矣。不义而富且贵,于我如浮云(《论语  述而 》);君子喻于义,小人喻于利;富与贵,是人之所欲也。不以其道得之,不处也(《论语  里仁》);可以仕则仕,可以止则止,可以久则久,可以速则速(《孟子  公孙丑》(上));仰慕“古之士者,国有道则尽忠以辅之;国无道则退身以避之(《孔子家语  正论解》);

孔子论政曰:政者,正也(《论语  颜渊》);惠者,政之始也(《大戴礼记  子张问入官》);政者,莫大于官贤(《礼记  主言》);君子守道不如守官,君子韪之(《左传  昭公二十年》);善为吏者树德,不能为吏者树怨(《韩非子 外储说》),名以出信,信以守器,器以藏礼,礼以行义,义以生利,利以平民,政之大节也(《左传  成公二年》);

孔子论君子曰:独富独贵,君子耻之(《大戴礼记  卫将军文子》);君子不尽利以遗民(《礼记  坊记》):地有余而民不足,君子耻之(《孔子家语  好生》);君子周急不继富(《论语  雍也》);君子成人之美,不成人之恶(《论语  颜渊》)。孔子多所君子语录,诸子所辑多达二百七十言,此其点滴耳;

孔子怒斥腐败曰:苛政猛于虎也《礼记 檀渊》。齐以美女香车宝马馈鲁,君臣声色犬马,竟至三日不上朝,孔子数谏而不听,遂辞官。在中都(今山东汶上)宰、鲁司空、大司寇、摄相事任上卓有政绩的孔子由郓邑踏上周流列国之旅,“显三累之行”(《论衡  须颂》),奔走呼号仁德惠民之政。“孔子遭君昏臣乱,众邪在位,政道隔于王室,仁义闭于公门”(《新语  辨惑》),还被势利小人篾作“丧家之犬”,仍“知其不可而为之”。孟子进一步揭露伪君子狰狞面目:“既得人爵,而弃其天爵”、“今之所谓良臣,古之所谓民贼也”(《孟子告子》)。

前人赞孔子曰:子贡曰:“”学不厌,智也;教不倦,仁也。仁且智,夫子既圣矣(《孟子  公孙丑》(上));孔子贵公(《尸子  广泽》);孔子贵仁(《吕氏春秋  审分览  不二》;仲尼,天下圣人也,修行明道以游海内,海内说(悦)其仁、美奇文,而为服役者七十人(《韩非子  五蠹》);孔子至于胜母,暮矣而不宿;过于盗泉,渴矣而不饮,恶其名也(《文选  陆机“猛虎行”注引》);

或曰毛泽东倡批林批孔?否!乃党内反林派系所为也。林氏三兄弟林育南、林育英、林彪对中国革命贡献巨大。林育英被捕入狱受过刑,体质甚差,病故延安,毛公亲为出殡抬棺。林彪于平型关大捷崭露才华,毛公寄予厚望。从东北打到海南岛,功勋卓著,是理想接班人选,敬孔子,铭圣训。中共九大,毛公力排众议,定林彪为接班人。毛公若批林,不亦不智?毛公若批孔,不亦自否由儒启蒙、两到曲阜朝拜乎?反林派系批林批孔是假,讽刺毛公选错了接班人是真!继而取而代之!林彪是党内野心家派系的最大障碍,必欲除之而后快。

或曰毛泽东致郭沫若诗句“孔学名高实秕糠”不亦反孔乎?否!名高非言高也。名高者,理学、历代帝王褒奖孔子封号,言高者,半部《论语》治天下、为政以德之倡。家天下之世袭制子传孙、孙传子,有违孔子选贤与能主张。至于民国,文盲达95%,不重教育,无异愚民,谈何路不拾遗、夜不闭户风尚。

五四间,海归名流批孔猖獗,毛公辞北大图书馆职员职回湖南途中在曲阜下车,拜孔孟;解放后又专程到曲阜孔林拜谒,儒家情节也。

或曰文革中焚诗书、砸文物,不亦毁灭文化乎?否!嫁祸于毛公也。文革主旨乃在于打倒混进党内的走资派 —— 新老官僚,非为革文化之命,是为防人民再“吃二遍苦、受两茬罪”而进行的新型革命运动。今之贪官污吏既得利益集团便是彻头彻尾的走资派,此类人渣道貌岸然,假革命之名,篡党夺权改制,一副地主资本家派头,百姓深恶痛绝。文革中预感到末日即临,玩弄阴谋诡计,转移斗争大方向,挑动群众斗群众,毛公力挽狂澜,派部队与工宣队进驻机关与企事业单位,抓革命,促生产。从延安整风到西北坡“七大”会上提醒干部进城要防止“糖衣炮弹”的袭击,从“三反五反”到“打倒走资派”,运动不断,舍此难防公仆变成公敌、“为人民服务”的诺言落空,实不得已而为之。

在“文艺为工农兵服务”、“百花齐放、百家争鸣”、“推陈出新”、“古为今用、洋为中用”指引下创作的革命样板戏,至今久唱不衰。虽曾人戏谑为“八亿人民八个戏”。而今又有哪个剧目能超越其思想性、艺术性、欣赏性?

当大多数人苦于贪官污吏新造三座大山“上学难、看病难、买房难”而沦为弱势群体时,怎能不感慨毛公料事如神预见五十年后事,又怎不为未能将走资派一网打尽而悔恨莫及!子曰:“君子群而不党”。欲效君子,则必立党为公。一党执政,唯以反腐群众运动成之。西方政治学者甚至认为,只有文化大革命,才能反腐败。

贪官污吏消声迹,淫色盗贼无影踪。两弹一星震世界,五湖四海结新朋。由儒启蒙的毛泽东挺起了中国人民的脊梁,短短十几年结束了洋火、洋布、洋钉、洋车充斥局面,自力更生,形成了独立完整的民族工业体系和强大的国防工业系统,洋人在租界拥有治外法权、坚船利舰横冲直撞于江河的屈辱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,幼儿园及中小学义务教育、大中专院校免费教育、扫除文盲、福利分房,被英法媒体赞为世界上最公平的国家,引导和影响了第三世界的脱离殖民统治,部分完成和实现了“天下为公”的孔子理想。儒家是革命家、实践家,知其不可而为之,非明哲保身但求无过寻道者所可比。程子曰:读《论》《孟》而不知道,虽多亦奚以为?毛公投身革命,中学为依体,将马克思主义一言以蔽之曰“造反有理”,佛谓毛公为当代活佛,感恩于普度众生脱离苦海,于儒亦相通。哈佛大学燕京所汉学家有费正清氏者言曰:“欲了解中国,前有孔子,近则毛泽东,足矣”。诚斯言也,未知以为然否?

“生无一日之欢,死有万世之名”(《列子  杨朱》)的孔子“不能容于世,周流游说七十余国,未尝得安”(《论衡  儒增》),时人为之惜:此天子之所以时绝也,诸侯之所以大乱也(《吕氏春秋孝行览  遇合》),以其超乎常人般的坚强意志和努力,不忍“先王典籍,错乱无纪,而乃论百家之遗记。考其正义,祖述尧舜,宪章文武,删《诗》述《书》,定礼理乐,制作《春秋》,赞明《易》道,垂训后嗣,以为法式,其文章著矣。然凡所教诲,束修以上,三千余人”(《孔子家语  本姓解》);

“五四”期间海归吴虞、胡适之流颠倒黑白将国运式微归于孔孟而不是缘于官场腐败、“批林批孔”运动项庄舞剑、意在沛公闹剧所造成的危害和流毒甚广,对传统文化核心——儒家文化的伤害不可低估。吾人呼唤孔子,乃在于对“天下为公”的“大同”和谐社会的向往,期盼路不拾遗、夜不闭户、器不雕伪的太平盛世。“公”字当头,“和”在其中矣。孔子无愧于伟大的思想家、政治家、教育家,至贤至圣。北京国家历史博物馆门前竖起孔子铸象,并非一党之私,实众望之所归,亦复兴之必然。孔子乃中华文化之象征,“天下为公”第一人!

倘若底座加镶孔子语录大同篇章,奏效国人知其敬亦知其所以敬,则更佳。

注:孔子、荀子分儒以君子儒、大儒、雅儒、小人儒、俗儒、陋儒、散儒、贱儒、腐儒、瞀儒别之。

 

上網人數

joomla statistics